首页 > 行业

胎毛制笔行业混乱 无机构提供胎毛笔DNA鉴定

2010-08-28 15:02:46     


商家宣称DNA鉴定可辨别胎毛笔真伪,但医疗和鉴定机构表示不对外提供这项业务

DNA鉴定胎毛笔是定心丸还是噱头?

最近,家住南宁市锦绣江南小区的卢女士花了近800元钱,委托一家婴幼纪念品店的业务员将宝宝刚理下的胎发“寄到北京”制作胎毛笔,然而中间却产生出一系列疑问。8月20日,记者在调查南宁市的一些制作胎毛笔的加盟店时发现,该行业背后有着不少乱象。商家宣称做DNA鉴定可辨别胎毛笔真伪,记者调查却发现,目前南宁的一些大型医院及专业司法鉴定中心等机构,还没有正式对外提供胎毛笔DNA鉴定业务。

制胎毛笔却签写“摄影合同”

卢女士的宝宝刚满百日,最近天气炎热,宝宝每次吃奶时都满头大汗。8月19日下午,卢女士电话预约了一家婴幼纪念品店的业务员小杨上门给宝宝理发。

卢女士说,小杨帮宝宝理完发后,问她是否需要给宝宝制作胎毛笔作纪念。见卢女士感兴趣,小杨便拿出随身携带的10多种胎毛笔笔杆样品,让卢女士选择。之后,卢女士选中了每支标价为298元的“紫檀木嵌银丝长命富贵”这一款,要订做两支外加一个笔盒,总价钱为795元。

“我当时没有细问。”卢女士说,她爽快地交完钱后,小杨便将宝宝刚理下的胎发装进了一个小信封中,并在上面写明了宝宝的姓名、出生年月日等相关资料。然后,小杨给卢女士开了一张收款收据,称要寄到北京制作,需要两个月才能领到宝宝的胎毛笔。

卢女士的丈夫傍晚回到家后,发现小杨给卢女士开具的收据“牛头不对马嘴”。原来,卢女士明明是要给宝宝制作胎毛笔,但收据名称竟是“南宁×××专业婴幼儿摄影合同”,正面注明胎毛笔和木盒的款式、价钱,而背面的协议内容则全部与摄影有关,与胎毛笔制作相关的内容只字未提。

8月20日上午,记者带着卢女士的这份收据来到这家婴幼纪念品店询问时,自称是负责人的杨女士解释说,这是因为业务员手头与胎毛笔有关的合同用完了,但她没有向记者展示制作胎毛笔的合同范本。

南宁市古城路有一家经营同类业务的店面,在互联网上宣称承揽胎毛笔等婴幼儿纪念品制作业务。8月20日上午,记者来到这家店面时,老板唐某向记者推介了20多种不同材质、款式的胎毛笔笔杆,当中价格最低的也要70多元一支,而高档材质的需1680元一支。记者发现,这家店面同样是以摄影合同代替胎毛笔制作合同。

“其实这也就是个凭证,说明我们收了客户的资料。”唐某说,如果顾客愿意,可以在协议上补充与胎毛笔制作相关的协议条款。

制笔地点“神神秘秘”

卢女士说,当日下午4时多,她的丈夫曾致电小杨,询问宝宝的胎发被邮寄到北京的哪家厂商制作,对方称这个不便透露。她丈夫请求能与小杨碰个面,要回自己宝宝的胎发,并支付一定费用,但对方表示已下班,宝宝的胎发和相关材料已经交到公司,“可能已经让快递公司拿走了”。

记者向该纪念品店的杨女士询问北京厂商的名称,对方称这是商业秘密,无可奉告,并且拒绝向记者出示邮寄回执单。记者提出想找老板谈一谈,杨女士说她不是老板,老板是谁她也不清楚。

古城路那家店面的老板唐某起初说,因为他们的总店在上海,所以宝宝的胎发都寄到上海制作。但随后,记者从他保存的一份邮寄回执单上发现,胎发寄往的地址是浙江省湖州市善琏镇的一家笔庄。“湖州是国内制作毛笔的一个主要产地。”唐某解释说,由于胎毛笔制作的工序繁杂,南宁还没有这样的制作厂商,因此南宁各加盟店都是将胎毛寄到外地制作。

唐某还透露说,他曾以顾客的身份探访过南宁市的一些制作胎毛笔的加盟店,发现一些加盟店显得“神神秘秘的”。作为业内人士,他同样不知道这些竞争对手到底将客户的胎毛寄到哪里的厂家制作。

同行自揭行业乱象

记者在网上查询到,做胎毛笔需要严格的程序,做笔之前必须对胎毛进行消毒、脱脂、防腐等一系列工序处理,然后才能进入制作程序,经过水盆、结头、车斗、择笔、刻字等多道流程。2008年3月9日,沈阳晚报发表一篇题为《胎毛笔里掺杂羊毛》的文章,指出目前绝大多数笔厂生产的胎毛笔都掺杂了羊毛,因为掺杂羊毛的胎毛笔只需一半成本,而且所需时间较短——做一支纯胎毛笔所需的时间,可制作20支含有羊毛的胎毛笔,纯胎毛笔仅风干就至少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。

位于南宁市白沙大道某小区内的一个婴幼儿纪念品店在网上称,制作时间从收到客户寄来的毛发之日起,一般在10个工作日内制作完成,并完成发货。8月20日中午,记者找到这家店面时,却发现大门紧闭,而广告上的手机号码也显示停机,因此一时无法了解这家店的相关情况。

不过,位于南宁市新华路的一家全国连锁加盟店的店员告诉记者,通常标榜5天10天就能制作完成的,很可能是“陋嘢货”。据她介绍,如果是外地消费者,加上邮寄30天到40天才算是正常的。时间越短问题越多,很可能是事先就用别人的头发制作好的笔头安上去的。而且,一些厂家为了赶时间,故意偷工减料,减少工序,甚至连最重要的消毒和防腐处理程序也免了,这样制作出来的胎毛笔保存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变质、腐烂,导致笔头脱落。

在新华路的这家店,记者问及能否看看其他客户制作的成品,店员说店里倒是有一部分客户的东西,但都锁在柜子里,老板不在,她没有钥匙。

DNA辨真假被疑是噱头

对于很多父母来说,虽然在委托制作胎毛笔过程中遇到了诸如合同不规范等疑惑,但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。最核心的问题是,如何确保寄回来的成品胎毛笔一定是用自家宝宝的胎发做的呢?

面对这个问题,记者走访的几家店铺的工作人员都说,如果家长有疑问,可将胎毛笔拿去做DNA鉴定。不过,对于鉴定费用,他们也说不清要多少。

那么,对胎毛笔进行DNA鉴定是一件容易的事吗?8月20日下午,记者致电广西医科大学一附院、自治区人民医院等医疗机构,医护人员均称目前没有为胎毛笔做DNA鉴定这项业务,也“没听说过”。南宁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的一名女民警说,该研究所目前也没有这种对外业务,因为公安系统内对此还“没有相应的收费标准,不能开具发票”。这名民警建议记者咨询面向社会营业的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。

可是,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也在电话中答复记者,宝宝的胎毛DNA鉴定属于线粒体DNA鉴定,这在技术上倒是不难,但该中心目前还没有开展这项业务,“听说北京上海可以做”。

难道家长们真的要送到北京、上海去作鉴定吗?这对很多家长来说,显然不太现实,有市民觉得这不过是噱头而已。况且,DNA鉴定时不太可能给每根毛发都做鉴定,如果胎毛笔中掺入了羊毛或其他宝宝的毛发,也未必能完全查得出来。

 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,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#qinbei.com(发邮件时请把#换成@),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。

相关阅读

    无相关信息